稳健,安全,品质,实力,信誉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恒行2新闻 > 恒行2公司新闻
  NEWS

恒行2新闻

恒行2公司新闻

五粮液旗下公司销售酒后身亡被赔偿132万 其父亲起诉参与酒局人员

标签: 发布时间: 2021年06月02日 01:29:07 次浏览

儿子死后半年,罗军仍然不明白,自己28岁的独生子究竟为何会走下酒桌后再也醒不过来。

五粮液旗下公司销售酒后身亡被赔偿132万 其父亲起诉参与酒局人员(图1)

5月31日,罗军告诉正观新闻记者,他的独子罗世雄,生前是五粮液旗下宜宾五粮浓香系列酒有限公司的销售员,2020年12月3日晚,罗世雄参加湖南娄底一经销商在家中举办的饭局,第二天早7时许,他被当地警方宣告死亡。

12月4日晚,当地派出所告知罗军,罗世雄因饮酒过量抢救无效死亡。事后,宜宾五粮浓香系列酒有限公司支付了丧葬补助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失独扶助金、亲属抚恤金等共计132万元。

然而,半年过去,罗军还是不明白儿子的死因究竟是什么,“五粮液这么大的公司到现在没有给我一点说法,我儿子死前那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到现在不知道!”

目前,罗军已委托律师起诉了所有参与这场酒局的人员,希望查清儿子死亡真相。

死者罗世雄

独生子因公需要饮酒后身亡

2020年12月4日13时42分,罗军刚从午休中醒来就接到了孩子舅舅的电话,对方语气焦急,“出大事了,你赶紧来家一趟。”

罗军已经与前妻离婚二十多年,双方联系稀少,放下电话的那一刻他便预料到,可能是儿子罗世雄出事了。

赶到前妻家中,他从几个五粮液工作人员处得到罗世雄正在被抢救的消息,作为医生的罗军明白,“抢救就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事情,我问他们孩子到底怎么回事,没有一个人能回答我。”

当天傍晚,罗军与其他家属到达湖南娄底,在当地派出所里,他听到了令人心碎的消息:罗世雄已经于当天早晨7时许离开人世。

事发小区

沉浸在独生子离世的悲伤中无法自处,罗军在当时没有参与与五粮液的交涉,“7岁以后,孩子就一直跟着母亲生活,他妈妈一定会跟五粮液讨来说法。”12月6日,罗世雄遗体火化,罗军离开娄底。

五粮液公司赔偿132万 警方认定饮酒过量身亡

罗军在苦苦等待真相,最初他相信,无论是五粮液公司还是当地警方,都会为他澄清此事中的种种疑惑。12月5日,娄底市公安局氐星分局涟滨派出所出具了一份《死亡证明》,其中显示:2020年12月3日晚上,罗世雄与其同事在娄底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涟滨办事处梅子湾移民基地6栋6楼的梁志华家里聚餐,12月4日早上7点左右,罗世雄因喝酒过多身感不适,后经120抢救无效于4日9点左右死亡。

2021年2月1日,罗军没能等来宜宾五粮浓香系列酒有限公司的说法,对方拿来一份《罗世雄善后事宜处理协议书》,其中写明:罗世雄在湖南省娄底市因公出差期间,因故产生身体不适并经120抢救无效后死亡。公司共支付了丧葬补助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失独扶助金、亲属抚恤金等费用共计132万元。孩子的母亲,也就是罗军的前妻签署的这份协议,罗军在当时默不作声,但他仍然感到疑惑,12月3日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究竟是怎样的饭局导致了28岁健康男青年的死亡?

10名酒局参与者被起诉 事发当晚细节披露

今年3月,罗军委托律师将12月3日所有参与酒局的人员共10人全部起诉至当地法院。

4月19日,罗军同律师一起,再次前往湖南娄底寻找当日与罗世雄一同饮酒的经销商,在与他们的面谈中,罗军得知了事发当晚的细节。

2020年12月3日,罗世雄受五粮浓香系列酒经销商之邀前往饭局。当天参加饭局的共有11人,除罗世雄外,剩余10人皆为娄底当地人。而罗世雄参加这次饭局的目的,则是为了向经销商讨要80万货款。

参与当晚饭局的梁志华告诉罗军,当天的饭局从19时30分左右持续到21时,饮用的白酒为42度,饭局之后,罗世雄便留宿在梁志华家中。

警方笔录显示,当晚10点左右,罗世雄有呕吐行为,第二天早上7点40分,梁志华妻子发现罗世雄嘴巴张开,呼噜声特别大,呼吸困难,鼻子里有呕吐的东西,无法叫醒。梁志华夫妻二人便通知昨晚一同参与饭局的杨经理,其后,梁志华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医生赶到现场后,给罗志雄做了简单检查,并要求梁志华夫妇配合其将罗世雄抬下楼,到5楼时,医生重新给罗世雄做检查,经抢救后罗世雄死亡。

死者饮酒过量 同事:并未劝酒

但罗世雄在当晚究竟喝了多少酒?警方笔录与120的抢救记录存在矛盾。

警方笔录显示,多人称罗世雄只喝了七八两,而120的记录则显示罗世雄喝了2斤。罗世雄认为,“七八两42度白酒不至于喝死人吧?但如果喝2斤,他应该受不了。”

当晚的饭局中是否存在劝酒行为?多位饭局参与者的笔录显示,没有人向罗世雄劝酒,罗世雄是领导,他们多敬了几轮,当晚,罗世雄心情很好。

罗军对饭局参与者的说法并不十分信服,他认为,“他们都是娄底当地人,只有我儿子一个外地人,他怎么能喝得过那么多人”,并且,他质疑梁志华在发现罗世雄异常后的举动,“都那样了为什么不先打120而是先打给他们领导?”

死者从事酒类销售工作 饮酒成常态

罗军告诉正观新闻记者,儿子罗世雄毕业于四川省内的一所大专院校,2018年元旦应聘至五粮液五粮浓香系列酒有限公司工作,2020年5月,罗世雄在河南营销大区2020年焦作市销售会战活动中成绩突出,获得小组第三名,五粮浓香公司河南营销大区还为其颁发了荣誉证书。后来,罗世雄被派往湖南片区工作。

死者罗世雄生前荣誉证书

“他平时工作很辛苦,做销售的都是这样,三餐没有固定,白天黑夜和经销商谈工作卖酒,基本上谈工作就要喝酒”,罗军回忆道,儿子此前在深圳、长沙等地工作时自己曾探望过。

罗世雄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12月4日下午,他去世已经几个小时后,仍有同事在问:“x总这边打款了吗?”

死者父亲:如能查清真相愿退回66万

5月31日下午,罗军奔波于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内, 他是这家医院的神经科医生,下班后,要照料住在医院内的91岁老父亲。“我爸参加过抗美援朝,一大把的年纪,最近身体不好住院了,我们直到现在都瞒着他。”

死者罗世雄与父亲罗军和爷爷

罗军称,常年在外工作的罗世雄一回宜宾就会来看老人,平时也会打电话,去年8月老人生日,罗世雄为爷爷拍了一段祝福视频。今年春节,罗世雄没有回家,老人问起来罗军只说工作忙。

“但他现在好像也怀疑了,给罗世雄打电话打不通关机,他就一直在跟我的同事朋友打听情况,他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罗世雄是他唯一的希望,我们如果告诉他孩子已经没了,他能受得了吗?”


罗军称,自己确实收到了公司给的“赔偿款”,“我和我前妻一人一半,但是我根本不在乎这些钱,我只想知道孩子究竟是怎么没的,五粮液这么大的公司,在协议书里也没有说清楚孩子是因为什么不在的,如果他们能把孩子的死因说清楚,我愿意退回这66万块钱。”



本文由恒行2平台编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grandgowns.com/article/yixinggongsixinwen/495.html

恒行2平台

扫一扫下载APP

QQ:  公司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101号
Copyright © 2018-2019 恒行2平台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   粤ICP备19085975号-2   恒行2主管24小时在线,注册、代理欢迎咨询Q:961182